89生活网欢迎您!

“大头儿子3”将上映 走进医院科普急救常识

2019-03-22 12:57:39 89生活网 浏览73614

洞悉镜,自从被独远意念重载,在被赋予了一项新的任务,保护陪风历练的过程,一直都充当风的挡箭牌的似的保姆,当保姆一路这么久还是第一看见这么一枚看得入法眼的妖核,于是高兴道“哇,小主人,这枚妖核好大啊!”一道道谜语和疑惑不断地在无名脑海中响起,再看看廖青轩和清歌,虽然被刚才惊吓的大吼大叫而现在竟然在那些尸体旁也像无名一样搜查着蛛丝马迹。趁着休息的时间,姜遇走到一处废洞内,将随红晶取出。它不过拳头般大小,流光溢彩,丝丝沁人心脾的能量慢慢溢出,光是这就足以让姜遇产生一丝错觉,几乎就要立地突破了。

“这几天石某有些私事,恐怕在外面的时间要多些,不过,若不出意外的话,每日夜里子时左右我都会回来一趟的,两位如果有什么急事,不妨辛苦一下,可以在那个时间段来找我的。”石暴自然是乐见其成,心中窃喜,并且在冰雪护心棉竞拍结束约莫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后,其漫无目的溜溜达达时,有意无意之间闪入了后台之中。

  共同写好媒体融合发展这篇大文章

  媒体融合发展是当今世界媒体发展的新趋势,是传统媒体在数字革命冲击下提升整体实力和核心竞争力、建设全媒体的创新发展道路。1月25日,中央政治局就全媒体时代和媒体融合发展举行第十二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学习并发表重要讲话,指出推动媒体融合发展、建设全媒体成为我们面临的一项紧迫课题。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推动媒体融合发展、做大做强主流舆论的重要论述,为推动媒体融合发展、加快全媒体建设指明了前进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

  随着经济社会不断发展,媒体格局、舆论生态、受众对象、传播技术发生了深刻变化。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媒体融合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从巩固宣传思想文化阵地、壮大主流思想舆论、牢牢掌握意识形态领导权等方面出发,作出了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重大战略部署。他强调,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在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等方面的深度融合,着力打造一批形态多样、手段先进、具有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建成几家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形成立体多样、融合发展的现代传播体系。

  目前,媒体融合发展从相加阶段已经迈向相融阶段,向着“融为一体、合而为一”阔步迈进,从“你是你、我是我”变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进而变成“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全媒体不断发展,出现了全程媒体、全息媒体、全员媒体、全效媒体,信息无处不在、无所不及、无人不用,导致舆论生态、媒体格局、传播方式发生深刻变化,新闻舆论工作面临新的挑战。加快全媒体建设,实现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要着重从以下几方面推进:

  转变观念,遵循新闻传播规律和新兴媒体发展规律,强化互联网思维和受众思维。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读者在哪里,受众在哪里,宣传报道的触角就要伸向哪里,宣传思想工作的着力点和落脚点就要放在哪里。全媒体时代,媒体融合发展要适应新兴媒体平等交流、互动传播的特点,改变单向传播、受众被动接受的方式,树立受众观念,注重受众体验,满足受众多样化、个性化的信息需求;适应新兴媒体即时传播、海量传播的特点,树立抢占先机意识,高度重视首创首发首播,充分挖掘和整合信息资源,在信息传播中占据主动,赢得优势;适应新兴媒体充分开放、充分竞争的特点,立足全球视野,强化受众观念,提高核心竞争能力。

  做好顶层设计,制定行之有效的媒体融合方案。坚持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优势互补的“一体化发展”方向,打造新型传播平台,建成新型主流媒体,扩大主流价值影响力版图。传统媒体要加强传播手段建设和创新,发展网站、微博、微信、电子阅报栏、手机报、网络电视等各类新媒体,积极发展各种互动式、服务式、体验式新闻信息服务,实现新闻传播的全方位覆盖、全天候延伸、多领域拓展,推动党的声音直接进入各类用户终端,努力占领新的舆论场。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通过流程优化、平台再造,实现各种媒介资源、生产要素有效整合,实现信息内容、技术应用、平台终端、管理手段共融互通,催化融合质变,放大一体效能,打造一批具有强大影响力、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策略上,坚持移动优先策略,让主流媒体借助移动传播,牢牢占据舆论引导、思想引领、文化传承、服务人民的传播制高点;技术上,探索将人工智能运用在新闻采集、生产、分发、接收、反馈中,全面提高舆论引导能力,提升技术治网能力和水平,规范数据资源利用,防范大数据等新技术带来的风险;体系上,统筹处理好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中央媒体和地方媒体、主流媒体和商业平台、大众化媒体和专业性媒体的关系,形成资源集约、结构合理、差异发展、协同高效的全媒体传播体系;组织管理上,从维护国家政治安全、文化安全、意识形态安全的高度,加强新兴媒体管理,使全媒体传播在法治轨道上运行,使我们的网络空间更加清朗。此外,各级宣传管理部门要改革创新管理机制,配套落实政策措施,从政策、资金、人才等方面加大对媒体融合发展的支持力度,推动媒体融合朝着正确方向发展。

  不断加强网络内容建设。融合发展必须坚持内容为王,以内容优势赢得发展优势。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对新闻媒体来说,内容创新、形式创新、手段创新都重要,但内容创新是根本的。新闻舆论工作者要及时提供更多真实客观、观点鲜明的信息内容,掌握舆论场主动权和主导权,旗帜鲜明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舆论导向、价值取向,通过理念、内容、形式、方法、手段等创新,大力提升正面宣传质量和水平。增强“四力”,多深入基层、深入一线调查研究,了解第一手材料,善于观察,在众多材料中发现好材料,找到反映时代精神、能够引起广泛共鸣的材料。善于思考,深入发掘好材料的内涵,梳理和阐发好材料中蕴含的隽永精神和深刻道理,运用丰富的新闻语言、形式、方法、技巧形成精品力作。由此,使主流媒体具有强大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形成网上网下同心圆,使全体人民在理想信念、价值理念、道德观念上紧紧团结在一起,让正能量更强劲、主旋律更高昂。

  新闻舆论工作者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推动媒体融合发展的重要论述,树立创新意识,坚持以先进技术为支撑、内容建设为根本,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在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等方面的融合向纵深发展,加快全媒体建设,做大做强主流舆论,牢牢掌握意识形态领导权,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

  (作者:邓绍根,系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又是一两个时辰过去了,杨立觉得吃下去的熊肉,散发出的热流被自己吸收殆尽了,这才心满意足地打了一个饱嗝,摸了摸肚子,慵懒地站了起来,感觉非常满意。“哥哥,他们好惨啊!”独远正欲抓起一人,突然风的声音传了过来。

  “年少有为”世界巡演本周末开启,接受新京报专访揭秘日常创作与制作幕后

  李荣浩 一个人完成一支队伍的工作,不孤独,特好玩

  李荣浩此前就以演员的身份登上过大银幕,分别在《乘风破浪》和《卧底巨星》(图)中献出演技。有影视经验的他此次当导演,胸有成竹。

  自去年十月李荣浩的专辑《耳朵》发布之后,“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就作为一个新型荣誉称号出现在乐坛中。从词、曲、编曲、制作到和声、录音、混音,李荣浩、吴青峰、许嵩、胡彦斌等音乐创作人经常独自完成“一支队伍”的工作,让网友们不禁笑称“谁也赚不了他们的钱”。

  如今,李荣浩的全新世界巡回演唱会“年少有为”即将于3月16日在上海启航,5月18日登陆北京凯迪拉克中心。在此次巡演中,李荣浩继续一人身兼多职,除自己表演外还担纲“音乐总监”的角色,并以导演、剪辑师等身份主控演唱会视频视觉的创作与制作。借此之机,新京报记者与这位“只需交电费”的全能歌手聊了聊他各种身份背后的真实心路,从中可一窥“一人就是一支队伍”的音乐、舞台背后,其实内核是高标准、严要求。

  身份1 作词/作曲

  “不特意找灵感,写歌是生活习惯”

  新京报:之前你曾透露在生活中随时随地都可以写歌,这些创作会仰赖“灵感”出现吗?

  李荣浩:其实很多人对写歌有一定的误会,认为写歌一定要有一个特别的灵感出现。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种误会,其实当你写多了以后会发现,“灵感”并不一定是必要的。比如说一个品牌设计师,他每年设计几百件衣服,他就没办法到处去找这个“灵感”,有时候就变成了一个生活习惯而已。当然也会分人,这没有好坏之分,像我真的就是变成了生活习惯。我现在打个游戏,大家还会过来看我一眼,但是我在写歌的话,都没人看。

  新京报:专辑《嗯》发布不到一年之后就发了专辑《耳朵》,你的创作会围绕着专辑的发布周期进行,还是反之专辑发布围绕创作?

  李荣浩:我觉得其实在于表达欲望,你想表现多少东西给大家看,你能不能给大家看到。不是说一年发一张、两张是为了显示我厉害。我是觉得歌差不多了,都可以了,就会发,如果有哪首歌不可以,我是绝对不会发的。你别看《贝贝》是首那么短的歌,如果自己这关不过,我专辑就会因为这首歌而不发行。我经常做这样的事情,认识我的人都觉得我神经病。我经常所有预算全部花完做完之后,我一听,说不要。真的,我其实给这个行业带来了非常多的工作岗位(笑)。

  身份2 编曲/乐手

  “我的宗旨是,一个音都不能动”

  新京报:为什么专辑里面许多乐器例如贝斯、吉他都自己上阵,但是鼓手还是会请荒井等人过来?

  李荣浩:因为我不会打鼓,我要是会打鼓谁还找他,他那么忙,还要给别人制作,我老找不着他人(笑)。其实第一张专辑的时候他被我折磨过,从第二张开始就很舒服了,因为他知道我的宗旨就是:一个音都不能变,不能动。因为我会给他用电脑做出来一个假鼓示范,其实很多鼓手有自己即兴的习惯,但是他在第一年录完专辑之后发现,没有这种机会,然后从第二年开始就录得很快了,到第三年我都可以不用过去了。我记得《不将就》就是他自己在台北录的,我说你帮我打一下,结果拿出来一模一样。他说满意吗?我说行,就这个意思。

  新京报:但是演唱会舞台上就没办法“一个人一支队伍”了,与演唱会乐手之间你怎么沟通?

  李荣浩:我们乐队的彩排非常精彩,非常精彩。有时候我就挨个在每个人面前站着,像朱家明、老顾(注:顾忠山,与朱家明均曾担当李荣浩演唱会的乐手)他们都经历过,我会直接说,老顾,这个手按这儿,那个手按那儿。因为像吉他这个东西,一个旋律可以在不同把位演奏出来,有些人不会讲究那么细,但是不同把位对于我来说,就直接影响到音色了,键盘、贝斯都是。所以每次我们排练完的第二天早晨就会变成一个乐队小课堂,每个人都问我这个往哪儿?怎么按?其实这么统一完之后,他们自己也舒服。

  身份3 制作人

  “制作人最帅的地方就是体现他的品位”

  新京报:许多歌手都需要一位制作人来帮忙把关专辑,但是你所有环节都自己来,在制作人的角色中,你需要担纲的工作是什么?

  李荣浩:其实制作人就是一个把关的功能,如果你可以自己弄完,那最简单,你脑海里出现什么样子就可以做出什么样子,制作人最帅的地方就是体现他的品位,这需要很多年的积累。其实我一开始真的跟很多老师都想合作,但合作完之后我回想,有时候做完了老师发给我,我不满意,他说你想怎么改?我说想要全改,结果第二次可能还有百分之六七十要改,第三次其实我也不敢说了,压力就会非常大。我自己本身也是制作人,也经常帮别人做东西,我完全可以理解当别人让你修改东西时的那种心情。这里绝对不是说别人做的东西不好,创作是件非常主观的事,我觉得不适合自己的话,慢慢就变成什么工作都自己来了。

  新京报:自己一个人把关、录音、录乐器,一个人混音一个人制作,这个过程会感到孤独吗?享受更多一些,还是痛苦更多一些?

  李荣浩:当然是享受更多,而且一点不孤独,非常有意思。真的,可能每个人兴趣爱好不同,我就是喜欢弄这些东西。我没学过音乐,我就是中学算毕业了然后成为了一个音乐爱好者,现在慢慢时间久了,年纪也大了,得到的认可才相对多了一些,一开始也不会这样。比如我在做第一张专辑《模特》的时候,我军鼓用得非常复古(李老师小课堂:军鼓就是“动次打次”里的“打”),听起来很闷,那个时候录音棚的老师就说你这个声不对,你听听人家录的军鼓音色都特别亮。我说没事,就那么来,你就让我错吧。两年之后,他说荣浩,你那张专辑发了以后,所有人就指定要你那个鼓的音色,他说我都纳了闷了,不知道为什么。我跟他现在还是非常好的朋友,我前几年还给他发微信,把那套鼓给买了。

  身份4 录音

  “一个人录音,接根线就行了”

  新京报:自己一个人录音,从技术上是怎么操作的?

  李荣浩:很多人觉得这不科学,自己怎么录?其实特别简单。大家常规看到的是屋里一个人录,玻璃外面有人帮忙,但其实从屋里接根线过来,把话筒放外面就可以了,然后录音是按小键盘上的3,按下就可以开始录,把音箱关掉就没有噪音了。

  身份5 导演/编剧/选角/剪辑

  “这些环节让其他人来的话,都会是无限的沟通”

  新京报:这次为“年少有为”巡演还策划拍摄了一个小电影,如今你在导演和编剧方面已经有哪些心得?

  李荣浩:我是很热爱学习的一个人,因为小时候太不爱学习,长大之后迟早都要还(笑)。我以前经常跟一些导演去讨论脚本要怎么写,怎么拍,到《年少有为》拍MV的时候,我说那我自己拍好了。我自己写了脚本,自己拍,写了一个已婚很多年的人,想到了曾经有一些小遗憾的故事,不是违背道德伦理的故事。到这次演唱会的时候我就为其中的角色拍了一个类似于前传的影片,时间不是很长,内容也很紧凑,我自己看完觉得很有意思。

  新京报:在影片的拍摄和后期制作过程中,是否遇到了难题?怎样解决?

  李荣浩:其实除了拍之外,最庞大的工作就是构建剧组,这个短片我们拍了两三天,但因为涉及形形色色的人,所以光选演员就选到我头疼,包括每个演员的衣服、台词、动作我都要把关。因为我的时间很少,所以拍完之后我跟演员说完“谢谢大家”,就立刻拿到剪辑室里剪,剪完之后我拿回北京。里面演员的口音不统一,我又找人来配音,配音完之后又调色、配背景音乐、做字幕,然后还要定字体,到底哪个标题是什么样的字体,都得自己来。这些环节你让其他人来的话,都会是无限的沟通。

  身份6 演唱会音乐总监/视觉总监

  “每个环节都得有人去把控这就是总监”

  新京报:演唱会音乐总监的身份需要完成哪些工作?是否跟制作人的身份类似?

  李荣浩:首先是编曲,把一些歌重新改编,去编鼓,弹贝斯,弹吉他,弹键盘,然后录一些和声,录完了之后还要做Program,Program在乐队中是不可缺少的,然后要做混音,最后再做一次母带,最后在演唱会上放出来。其实演唱会总监的身份就像我们坐沙发,如果扶手、坐垫都是一个人选出来的,但是到桌腿的时候你就不听他的,到最后整个审美就会很怪,所以每个环节都要有这么一个人去把控。

  新京报:你对舞台布置还有哪些高标准、严要求?

  李荣浩:其实说真的,我们也花了非常多的钱、精力在舞台上,我们这次想追求的是,花的每一分钱都让所有观众看得明白,感受得到。像我以前办演唱会,我在这里唱歌,很嗨地弹吉他,后面就哗哗地闪那些动画。这次导演拿着PPT来找我的时候我一看,第一页有个标题“李荣浩世界巡回演唱会”,第二页就开始有个耳朵动,漂亮的闪电飞过去,直到结尾是一个“Thanks”。我看完之后说,我就喜欢这个“Thanks”,为什么?因为大家能懂这个的意义是什么,我就想谢谢你们,或者是谢谢我自己,很简单。但是如果有个耳朵,或者有个闪电穿来穿去地飞,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是说这个东西不好,我是觉得会浪费掉,因为舞台上已经够满了。国际上也有许多优秀的演唱会,超大牌,十万人,他就一张照片从头放到尾,但也有很多人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回忆。

  彩蛋 李荣浩的下一个挑战

  新京报:在诸多身份之外,下一项想挑战的目标是什么?

  李荣浩:我学英文学了一段时间了。我以前觉得不会英文没有关系,找一个会英文的跟我一起就好了。到后来发现不对,还是差非常多,这是我前段时间跟一个外国人聊天的体会。所以从那次结束之后我就立刻找了一个英文老师,每一天都不能停。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杨畅

“小...小辈,你给本王撑着,此事之后我一定会让你脱颖而出。!”一声惨叫让九爪妖王渐回现实,但是却用尽全身的妖王之力却仍旧是无法撼动,惊恐道“这,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你...怎么回事?”“盘龙!”“是盘龙出世了!” 饶是血魔的分身,也按捺不住心头那股热血的澎湃,他们高呼小叫,热烈迎接盘龙横空出世。杨立的身躯有可能就是一条巨大的经脉,杨立如是说。因为这是谷主和他师傅何润,在一番查看杨立之后,一同得出的结论,所以他也就学舌给血魔叔父听,后者则大摇其头。


编辑:庞菲
评论(已有31822条评论) 登陆会员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Fenny_Kam 来自海南省万宁市 44分钟前
川航牛逼,为川航疯狂打国际长途电话!
NNHANCHEN 来自上海市上海市 50分钟前
新的世界,我们来了。
喻怼怼 来自新疆博乐市 51分钟前
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一腔诗意喂了狗- 来自内蒙乌兰浩特市 53分钟前
走正规法律途径比较好吧,如果这家人老实,医院会给的少。如果这家人找医闹讹人,医院也头疼。有法律,该给多少给多少,理亏败诉的承担患者也就是原告的起诉费用。
凉粉只遇见张靓颖 来自浙江省温州市 56分钟前
缘分不是这样的。俩个人相遇,你喜欢我,我喜欢你,这才叫缘分。如果俩个人都不喜欢,就算遇上几百万次,都不算缘分。如果一个喜欢一个不喜欢,喜欢的死缠不放,不喜欢的想走,那更不是缘分,是痛苦。
99Joker 来自河南省卫辉市 57分钟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